首页 »

“魔鬼周”后,这条“准军犬”有个心愿:“我申请参军”

2019/9/11 19:14:41

“魔鬼周”后,这条“准军犬”有个心愿:“我申请参军”

这是西北大漠某座军营中,一位军犬训导员和一名军犬的故事。

 

与很多勇猛的军犬经历不同的是,从进入营区那一刻起,军犬“犀利”就受到了各种质疑和冷落。因为不在编制内,“犀利”享受不到丰盛的美食和舒适的居所;因为恐高,“犀利”面临离开军犬岗位。但他犀利的眼神和矫健的身躯,似乎是为军营而生,值得训导员倾注心血,托付希冀。

 

这是一段特殊的故事,不仅写下了一只马犬从军的艰辛,更描绘出了人与犬之间的情谊。

反恐、防暴、警戒、巡逻、侦察、追踪……他们共同出击,并肩战斗,互相成为了彼此最亲密的战友。

 

夕阳西下,晚霞染红了天际。

 

营区的一座山岗上,武警某特战中队警犬训导员王亚强捧起吉他,一曲乡愁从指间溢出,流淌在大漠军营。一旁的军犬“犀利”歪着头静静地听着,不时“汪汪”附和。

 

看着身边亲密无间的战友,王亚强眼中满是温柔。刚刚走过“魔鬼周”的他们,无疑更加熟悉彼此。回到部队以后,王亚强心头那块石头愈发沉重起来,“什么时候‘犀利’能转正,成为这座军营的一员啊?”

 

他们历经考验,成为了特战中队最令人羡慕的一对搭档。可谁又能想到,这对搭档的故事是那样的一波三折。

 

01

 

 

“我们终于有警犬啦!”王亚强依旧清晰地记得“犀利”“入列”那一刻,自己心里的激动。去年4月,刚刚接受完训犬员培训的王亚强,在得知部队将设立警犬编制时,先托人在外市的宠物店物色了一条马犬。

 

“眼眸灵动闪烁,牙口整齐锐利,这尾巴还摇的不停。真犀利!”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,经部队同意,王亚强带着“犀利”顺利“入伍”了。然而,对于“犀利”来说,入伍后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 

由于“犀利”不是正规“调入”的,一直没有“正式编”,中队也没有专门拨给“犀利”的经费。但只要有感情,钱不是问题。没有伙食费,王亚强一开始从炊事班打一些剩菜剩饭喂它,随着训练量逐渐的加大,王亚强省下工资给“犀利”丰富营养。“犀利”虽然是个编外犬,但是王亚强却像对待亲儿子一样对待他。“犀利”拉肚子时,王亚强每天都要打扫几次笼子,“犀利”得病吃不下饭时,王亚强比自己病了还急,想尽办法给他换花样。

 

朝夕相处才一个多月,王亚强就和“犀利”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那时,王亚强外出参加特战骨干集训。谁知刚走一天,“犀利”就开始暴躁乱叫,好像丢了魂似的。直到周末,王亚强战友和王亚强视频,特意让“犀利”也和王亚强“见个面”,这才稳定了它的情绪。

 

02

 

特战中队以训练严著称,犬也不例外。刚进入中队没几个星期,“犀利”就走上了训练场。

 

坐、卧、行、停等亲和力训练是军犬的基本功,可这么基础的动作,“犀利”却很不配合。一整天训练没有进展,王亚强气上心头,粗暴地给“犀利”纠正动作。谁知“犀利”突然跳起来,用爪子在王亚强左小臂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,顿时血流不止。

 

王亚强一连养了3天伤,“犀利”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每天情绪低落、垂头丧气。当王亚强胳膊打着绷带再次出现时,“犀利”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、夹着尾巴老远就飞奔到王亚强怀里。

 

“‘犀利’不属于德国黑背、杜宾犬、拉布拉多等传统警犬,是狼狗,性情暴躁、不易亲近,要对症下药。”望着憨头憨脑的“犀利”,王亚强的气也消了,心里开始盘算着怎么训好这个编制外的小伙伴。为了更好地摸清“犀利”的脾气,王亚强查询了很多训犬书,专门上网下载了训犬视频,甚至请教专家恶补基本理论知识,自己摸索训练方法。终于,王亚强用爱和坚持帮助这个“新兵”度过了叛逆期,“犀利”也变得善解人意。

 

刚到部队的时候,“犀利”的体能还比较薄弱。王亚强就在参加武装5公里训练时,拉着“犀利”一同参加。一开始“犀利”刚刚跑2公里就开始耍赖皮,往地上一趴不起来。王亚强耐心地带着它一点点增加训练量,由最初跑5公里、10公里,再到武装越野射击,最后“犀利”能拉着王亚强跑到全中队第一名。

 

03

 

坚持实战标准,对于军犬来说,也是从严从难、不打折扣。“犀利”就险些因为这个告别了军营。

 

随着时间的推移,“犀利”到了训育的最佳时期。

 

“让他跟我一起参加战斗,当个勇士!”确定“犀利”的职责时,王亚强坚定地为“犀利”选择了突击“岗位”。通常对军犬来说,搜爆、缉毒等任务往往更轻松,但是担任突击手的王亚强舍不得“犀利”,想要与这位战友并肩战斗。

 

突击岗位的训练课目是严格按照《军犬专业训练与考核大纲》设置的,刚刚进行到特种专业训练,王亚强就遇到了突发情况。看起来威猛凶悍的“犀利”居然恐高、怕火!这可急坏了王亚强,他清楚,如果犀利过不了恐惧关,别说突击手了,就连在特战中队立足的资格也没了。

 

“你看,这独木桥并不高,你跑的时候别往下看。那个火圈其实也没啥怕的,以你的弹跳一个飞跃就过去了。”王亚强对着“犀利”做起了思想工作。但任凭王亚强苦口婆心、连拉带拽,“犀利”就是不为所动。

 

眼瞅着“魔鬼周”一点点临近,部队组织的大比武也迫在眉睫,王亚强在心里干着急。“其实训犬和带兵一样,要想让它突破心理障碍,得我这个班长身先士卒!”王亚强把带兵的心得用在了“犀利”身上,从此训练场上经常出现一幅画面:王亚强在前面跑、“犀利”在后面跟,人在前面做动作、犬在后面学。火圈、独木桥都由王亚强通过后,“犀利”再跟着通过。 

 

04

 

“魔鬼周”之所以被称为“魔鬼周”,就是源于其训练强度之大,挑战战士身体和心里的极限。对于军犬来说,“魔鬼周”更是一次身体极限的突破。

 

清晨,“犀利”不仅要和特战队员们完成10公里热身、翻越障碍训练,还要依次通过空中隧道、匍匐网、人字板墙、断桥、螺旋梯、跳台、空中巡逻通道等十多个障碍物。为提升实战条件下军犬训练水平,“犀利”还要参加综合防卫训练和反恐行动特种作战等实战化演练课目。

 

数十项训练课目后,疲惫的“犀利”几次都要栽倒在地上。眼看上午的训练临近结束,“袭击哨兵”课目又不期而至。王亚强一声令下,松开缰绳,“犀利”又蹿了出去。

 

一场沙漠奔袭逮捕、山地捕歼战斗拉开帷幕。

 

走在炙热的沙漠里,特战队员们穿着作战靴都感觉到脚底在灼烧,然而“犀利”却“光着脚”武装奔袭超过了10公里。穿过沙丘到了山地,“犀利”又奔跑在了崎岖不平的山路上。

 

抵达“犯罪分子”潜藏的山坳时,“犀利”凭借他敏锐的嗅觉,依据“歹徒”遗留气味一路追踪和搜排,不到10分钟就在一处居民的废弃厂房找到了“歹徒”。和“歹徒”搏斗时,“犀利”纵身一跃,死死地咬住了对方的胳膊,直到特战队员们赶到制服了“歹徒”。取下“歹徒”的护肘时,清楚的看到,护肘几乎被撕烂了一样。

 

结束一天的训练时,已经到第二天凌晨两点了,回来时“犀利”脚上的指甲都磨得秃秃的,脚底板上布满鲜血。原本“犀利”不用参加“魔鬼周”极限训练的,但是为了成为特战中队的“特种卫士”,“犀利”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冲锋。

 

05

 

面对极限挑战和意志淬炼,战士可以用精神进行支撑,军犬又将如何在残酷的磨砺中坚持下来?

 

“魔鬼周”第二天,天还没亮,模拟实战的警报再次响起。然而,一向对警报敏感的“犀利”只是瞪大了眼睛,不停搓动着四肢。与“犀利”心有灵犀的王亚强知道它已经疲惫不堪了,但他更明白,只有坚持才能通过“魔鬼周”的考验。

 

“犀利,冲!”王亚强一边高喊,一边抱起“犀利”冲出帐篷。

 

到达任务地点后,王亚强和战友们发现“敌人”已经占据了有利地势,并且都携带着武器,突击一组展开的数次四周突击都以失败告终。眼看就要面临任务失败,王亚强报以希望地看着“犀利”。数秒的对视后,“犀利”似乎读懂了王亚强的眼神。它再次挣扎爬起来,按照以往训练时的方法,用嘴叼起“炸药包”,冲向了“敌人”的据点。

 

在战斗队员掩护下,“犀利”灵活地边跑边隐蔽,顺利进入了废墟。最终,“犀利”自行引燃导火线,对敌所在厂房成功实施爆破。由于“犀利”耗尽了力气,引燃炸药包后,它没有力气逃出来,与犯罪分子们“同归于尽”了。

 

“魔鬼周”还没结束,“犀利”的故事就传遍了支队,战友们无一不为“犀利”的骁勇肃然起敬。这次“魔鬼周“,“犀利”得到了部队所有人的认可,这个“编外人员”也终于由支队向上级递交了“入编”申请。

 

“犀利”何时才能真正入伍?王亚强和“犀利”都在等待,也已经做好了准备。伴着大漠军营传出的阵阵练兵号角,他们相信,这一天已经不远了。